1 1 1 1 1 1 1 1

梧桐山人

已关注

水墨影画艺术家

来自 香港湾仔

...了解更多

 

斜陽墨竹意 疏影搖清風
[2017-03-02]

竹一直是中國文化人意識裡的一個潛意象。


我談不上文化人,對於竹子也沒有蘇軾大學士那麼癡愛。小時候臨摹過板橋墨竹,可惜到現在也畫不好,但潛意識裡一直有個芊芊節,希望手巧如板橋,能畫出墨竹來。


其實,這種意念伴隨著了我很多年。2010年春節後的某一天下午,我帶著兒子來到黃大仙祠,此時的我剛辭去公職,時常有些莫名的失落,於是更多的時間是帶著三歲的孩子滿香港閒散消遣。


黃大仙祠是香港最旺的道場,當時大殿正門正在裝修,入口處有很多盆栽竹子,可能疏於打理澆灌,已經枝幹枯萎,黃葉斑斑了。此時的斜陽暖暖地照耀著枯黃的殘竹,枝幹散發著奇異的金光,斜斜的竹影投射到旁邊裝修遮擋的圍布上,酷似水墨畫。這一下子讓我感動莫名,於是舉起相機哢嚓了起來。春節已經過了數天,黃大仙人流不多,我讓兒子自己在臺階上遊蕩著,迅速拍攝了數十張,直到兒子快要走進黃大仙祠了,我才戀戀不捨地離開這些殘竹。


回家後,我粗粗看了一下,發現這次拍攝效果與前不同,逆光拍攝,枝葉疏密相間,頗有些禪意,心中默默感念黃大仙。但這次並沒有一下子把我點醒,其間又斷斷續續拍攝了些其它素材,等把SD卡拿出來整理的時候,有些像片簡單作了些簡單裁減和校色,突然,一種久違的感動湧上心頭,這不就是我多年來追求的畫意攝影境界嗎?!


竹子是南方尋常見的植物,香港遍大街都是,我也拍攝過無數次,也看過很多人的作品,可惜不論怎麼拍,始終達不到板橋的墨竹詩意。


這次黃大仙醍醐灌頂,一下子讓我開竅,為什麼要拍攝出和國畫一樣的墨竹來呢?板橋的墨竹是經過數代人,提煉概括的結晶,完全是形而上的繪畫意境,無論意象還是寫實,每一枝竹竿,每一片竹葉都是高度概括出來的,從佈局到題字鈐章,無不精心設計,而攝影卻是純粹的紀實,除了擺拍,極難達到這種構圖意境。我這次在黃大仙拍攝的竹子不僅有了水墨的意境,又完全區別於繪畫。我用採用逆光、大光圈、小景深、高對比,充分利用近景遠景的枝葉營造出水墨感,簡單的幾片枝葉,完全不同於墨竹畫,卻透出一份禪意來。


有了這次的拍攝體驗,幾周後的又一個陽光燦爛的下午,我獨自專門跑到黃大仙,想花多點時間靜靜創作一些作品,可惜黃大仙的那些盆竹不見了。但那一次的拍攝,卻成就了我後來的影畫創作,黃大仙給了我無窮靈感,讓我沿著這條路一直走下去。


數月後的某個下午,又在黃大仙附近的鳳德公園,我看見斜陽把竹葉投影到白牆上,清風徐徐,竹影綽綽,頗有板橋墨竹遺風,至今難忘,感慨這幾年水墨影畫創作的艱難之路,胡戳小詩一首,權當紀念:斜陽墨竹意,疏影搖清風;氣節淩雲上,煙雨任平生。


2013.2.14